尋覓,跨越70年萬水千山——著名作家高玉寶尋找烈士李文斌紀事

  文 | 鄒華

  歲月不居,時節如流。有些事一晃而過,有些事卻“糾結”一輩子,永遠也不能放下。

  著名作家高玉寶就是這樣。2019年9月,已經92歲、臥病在床的他接連推出兩文:一是9月25日寫給湖南省雙峰縣花門鎮黨委、政府以及寶臺山村鄉親們的信,感謝他們70年來,精心守護李文斌等七烈士墓,并個人捐款5萬,支持此墓重建;二是9月12日專門為李文斌等七烈士寫了一篇祭文,叮囑兒子高燕飛、兒媳陳來燕,從北京專程趕往湖南省雙峰縣寶臺山烈士墓,代誦祭文,悼念衡寶戰役犧牲的戰友。

  至此,高玉寶總算了卻了70年來的夙愿。

  祭掃

  白露時節,秋風乍起。

  2019年9月19日上午,湖南省婁底市雙峰縣花門鎮寶臺村來了8位遠道而來的中年人,走在最前面的高個子男士手里捧著一位年輕解放軍戰士的遺像。一行人風塵仆仆、神情肅穆。他們徑直來到坐落在該鎮寶臺山腳的七烈士墓地,祭掃致哀。

  這8位客人是原第四野戰軍第41軍老戰士的后代,為了完成父輩的夙愿,他們組成尋訪團,尋找先烈的遺跡。領頭的高個子男士名叫高燕飛,是原四野41軍老戰士、著名作家高玉寶的兒子。這次,他受父委托,前來祭奠衡寶戰役犧牲的老首長、原368團參謀長李文斌烈士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0142124.jpg

  1949年10月2日下午,41軍主力在永豐至寶慶地段與國民黨第71軍展開激烈戰斗。10月3日,41軍123師集結于花門鎮寶臺山附近,繼續與敵人激戰。10月4日,28歲的368團參謀長李文斌及二營副營長劉嚴新、四排排長張天恩被敵人炮彈擊中,隨同的4名戰士也一同犧牲。高玉寶和戰友在當地群眾協助下,安葬了李文斌等7名烈士。他把李文斌交給他保管的戰利品——一把日本軍刀放進墓穴,與首長一起入殮。

  高玉寶比李文斌小6歲,曾經是李文斌的警衛員。在血與火的戰爭年代,李文斌與他曾有過一段生死情誼。

  1948年12月,張家口戰役。高玉寶接到團部通知,讓他去前沿陣地請參謀長李文斌回團部開會。高玉寶在途經一所民房時,被三個敵人包圍。高玉寶開槍擊倒一個敵人后,步槍突然卡殼了。他只身與另外兩個敵人拼刺刀,眼看體力不支,李文斌握著一柄繳獲的日本軍刀,突然出現在敵人背后,迅速將敵人砍倒,救出了高玉寶。

  部隊進入北平后,李文斌的警衛員受傷住院,高玉寶臨時接替,給李文斌當了兩個月警衛員。離開時,李文斌將那把軍刀交給高玉寶。南下途中,高玉寶一直背在身上,從未分離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0142201.jpg

  尋覓

  解放后,高玉寶在黨的培養下,成長為一位優秀的作家。他創作的自傳體長篇小說《高玉寶》聞名遐邇,短篇小說《我要讀書》《半夜雞叫》入選小學語文課本。他多次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,被周恩來總理親切地稱為“戰士作家”。

  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更加懷念犧牲的首長和戰友。他設法找到李文斌的遺照,請人復制了一把軍刀,刻上李文斌的名字,每年10月4日在家中緬懷祭奠。

  高玉寶念念不忘,想要找到李文斌烈士的墓地,親自前去祭掃。然而,當時戰事緊急,他只記住了“寶臺山”這個地名,具體在哪個縣哪個鄉并不了解。

  解放初期,高玉寶曾數次到湖南尋找老首長的犧牲地,次次無功而返。退休后,高玉寶又多次托人到湖南永豐(今雙峰縣城)附近尋找,仍舊無果。尋找老首長的墓地,成了他幾十年未了的夙愿。

  2005年,高玉寶專程到邵陽市尋訪,托付邵陽市委工作人員到烈士陵園進行比對,也沒有結果。2019年是烈士犧牲70周年,躺在北京病床上的高玉寶,提起李文斌烈士,淚流滿面??吹竭@一情景,兒子兒媳決定完成父親的心愿。

  高燕飛收集了41軍軍史和衡寶戰役資料,根據李文斌烈士犧牲的具體時間,從123師衡寶戰役戰斗路線入手,對沿途所有烈士墓地進行一一標注。他們抽出一周時間,沿父輩南下路線,從北京驅車到衡寶地區尋訪。根據父親對寶臺山的記憶,逐一實地考察、詢問,終于找到了花門鎮的寶臺山七烈士墓。

  根據父親對李文斌犧牲地和下葬地周圍地貌的描述,結合當地群眾的講述,再經雙峰縣委黨史研究室核實,李文斌的犧牲地被確認。當高燕飛高興地把這一消息告訴父親高玉寶時,重病中的老人激動得哭了起來,叮囑兒子一定要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前代他前去墓地祭奠。

  隨后,高燕飛夫婦一鼓作氣,通過45軍老戰士后代提供的線索,找到李文斌烈士的老家。雖然李文斌烈士生前沒有結婚無直系后人,但找到了他的侄孫。高玉寶聽到消息,老淚縱橫。

  致敬

  寶臺山下,松柏肅立。七烈士之墓,已經當地政府修葺一新。墓碑頂部,五星輝映;正中上方,“人民英雄永垂不朽”八個大字遒勁有力。高燕飛飽含深情,誦讀了父親在他臨行前抱病撰寫的祭文——

  “我的老首長李文斌參謀長:您犧牲整70年了,我終于找到了您!可惜,我也老了,走不動了,當我的兒子兒媳告訴我,找到了您在雙峰縣花門鎮寶臺山的長眠之處,找到了您在河北平山縣王子村的故鄉親人時,我高興得放聲大哭?!?/p>

  “我忘不了啊,就在新中國成立剛三天,全國解放就在眼前時,您卻犧牲在了寶臺山!下葬那天,368團指戰員列隊為您致哀,我懷著悲痛將您的戰刀與您一起入殮!轉眼我們陰陽相隔整70年,您在寶臺山長眠也整整70年,那柄見證我們生死之交的戰刀還在嗎?想念您啊……”

  “盡管硝煙已經過去70年,我們永遠沒有忘記你們、黨和人民永遠沒有忘記你們!你們獻身的衡寶戰役、你們長眠的寶臺山,就是一個永垂史冊的紅色標記!”

  “我的老首長,歲月不饒人啊,現在的我臥病在床,只能讓兒子兒媳替我祭奠您及其他戰友。你們當年血灑疆場,慷慨而去,沒有留下自己的后代,我的孩子,就是你們的直系后代!我雖然不能親臨寶臺山了,可我的心卻到了您的墓前。李文斌參謀長,老戰士高玉寶向您敬禮了!”……


艺术设计赚钱吗